子佩吖_

一条咸鱼佩

【长大】结局衍生 by:子佩

感情背景:
周明没有得病,依旧和叶春萌在一起。
林念初没有去美国,和谢南翔在一起了。
刘志光没有去世,正在感化白晓菁的过程中。
程学文已经走出了关于林念初的事,正在积极相亲。

角色故事:
实习期已满,大家都转正了。分科情况遵原剧本(我不会说是我记不清了)。
周明已转为主任,不再是代理。

人物性格极度ooc了...就是个睡不着的瞎写,算是随笔,随意看看就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  周明眼看着自己带出来的这一帮孩子都已经长大,心里甚是欣慰,况且自己和叶春萌感情稳定,这无异于锦上添花。周明觉得叶春萌说的挺有道理——他再不请这帮孩子们吃顿饭,这帮白眼狼指不定要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。
  于是周明挑了个大家都不用值夜班的晚上,盛情邀请大家聚餐,还撂狠话来着:“哎可说好了,你们不来就是不给周老师面子啊。”
  谢南翔当机立断:“去!必须去!这一顿还指不定能挖出多少八卦猛料来呢。”说着还扫了周明和叶春萌一眼,眼神里带了些暧昧不清。
  叶春萌一个抱枕就往谢南翔脸上招呼:“你别到时候没挖到别人的八卦猛料,自己反倒被挖出来一大堆啊。”
   “求之不得!”谢南翔灵活地躲过了枕头,还特自豪地朝叶春萌扬了扬下巴。

2.
  晚上,叶春萌和周明并排靠着床头坐着,周明一手还搭在叶春萌颈下。叶春萌侧身看向周明,一脸认真地说:“周老师,您要不和大家说一声,聚餐的时候有家属的可以带上家属?反正大家都是院里人,熟悉嘛。”
  周明侧头看向叶春萌,笑着说:“既然都是院里人,何必格外交代呢?大家自然会带上的。”
  这回反倒是叶春萌没说话了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周明回过头来继续看书:“有事儿就说。”
  “要不...您通知一下程老师?他也不是谁的家属...估计还不知道这事儿呢吧?” 叶春萌觉得这事儿说出来有点尴尬。
   周明愣了愣,随即点了点头,拿起书签夹好把书放下,侧身吻了吻叶春萌的脸颊:“晚安,睡吧。”说着伸手把床头灯熄灭。

3.
   聚餐的地点倒是定在了大家常去的餐馆,周明和叶春萌提前到达点好了菜,看着人员陆陆续续进来,欢笑声渐渐充斥了整个包间。在人员到齐的时候菜也已上好,看着让人食指大动的美食,大家纷纷动了筷。边吃边聊,气氛还算融洽,不时又爆发出一阵笑声。
  周明不得不承认,林念初和谢南翔在一起后性格开朗了许多,淑女气质犹在,可也会和年轻人打趣几句了。叶春萌感受到了周明在看林念初,看穿了他的心思,一语道破:“林老师这样挺好的。”
   周明回过神来,点点头:“是挺好的。”没再说话。
  叶春萌举起了酒杯:“大家今天都尽兴地吃,尽兴地玩,待会儿还有ktv之行!全程周老师买单,希望大家玩得开心啦。”
  大家也纷纷举起酒杯,“谢谢萌萌”“谢谢周老师”。
  
4.
  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,周明提议大家转战ktv,交代好了包厢号就去买单。等到周明和叶春萌到达ktv时大家已经都到齐了,谢南翔起哄着:“周老师和叶春萌迟到了,罚酒!”
   周明看了看叶春萌,笑着回答:“罚酒就罚酒,萌萌这杯我替了!”说着毫不含糊地抬起桌上的两杯啤酒就灌。 一旁的人听了纷纷起哄:“喔——————”
   叶春萌倒是刚到就兴冲冲地去点了歌,她要和她的周老师合唱一首情歌。谢南翔刚飙完他的《死了都要爱》,就看见屏幕上显示了大大的三个字《小酒窝》。
  “《小酒窝》?哎哟呵,情歌儿啊。”谢南翔拿着话筒不肯撒手,他朝叶春萌投去目光,“叶春萌,又是你的吧?”
  叶春萌从座位上弹起,一把夺过谢南翔手里的话筒:“看把你给能的。”说着,叶春萌转过身看向周明:“周老师,这歌儿我听你哼过的,你会唱的对吧?一起唱好不好啊——”尾音还带上了撒娇的意味。
  周明哑然失笑——这孩子,倒是挺细心。他笑着起身,朝叶春萌向他伸出的那只手走去。明明只有几步路,叶春萌却感觉周明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  台下人起哄不止,周明比了个“安静”的手势失意大家停下,一手拿起了话筒,一手紧紧攥住叶春萌的手。
  “我还在寻找 一个依靠 和一个拥抱”
  “幸福开始有预兆 缘分让我们慢慢紧靠”
  “小酒窝长睫毛 是你最美的记号”
  “你不知道 你对我多么重要 有了你 生命完整得刚好”
  “终于找到 心有灵犀的美好 一辈子暖暖的好”
  “我永远爱你到老”
  一曲毕,周明深情款款看向叶春萌,叶春萌害羞地低下头笑着跑回了座位上。
 
4.
  这场聚会持续到凌晨才结束,其他人都已打车离开。周明喝了酒不能开车,还好刘志光留了一手没敢喝酒,开车把周明和叶春萌送回了家,自己又打车回去。
  叶春萌先洗漱完,又把周明赶去洗了个澡,才对有些微醺的周明态度缓和一些。
  都已熄灯,周明突然侧过身子来环抱住叶春萌,把头埋在她的颈窝,边吐着热气边在她耳边说:“萌萌,我爱你,无可救药地爱你。”说完就保持着环抱的姿势入了睡。
   叶春萌在周明怀里,脸蛋红成了苹果。

【双北/微何尔萌】《深爱如长风》by:子佩

#ooc预警!!!
#撒贝宁x何炅  微王嘉尔x何炅
#HE

  1.
  “撒老师,您是不是管太宽了?”即使是在吵架时何炅也总能保持他惯有的风度——况且这也不算是吵架,只是何炅单方面的发泄,撒贝宁静静地坐在一旁听。
  撒贝宁有点后悔自己不会抽烟,这会儿要是坐在黑暗中点上根烟,自己周身被尼古丁燃烧的烟雾环绕,那许是帅呆了的。
  撒贝宁就这么听着何炅温柔的声线染上愤怒情绪变得沙哑。按偶像剧套路,下一步要摔门走了吧?撒贝宁有些好笑地抬头看了看何炅的脸庞。果不其然,何炅拿起椅背上的外套,将门狠狠砸上。
  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也爱成了偶像剧呢...
  
  2.
  《拜托了冰箱》第三季开播,“何尔萌”cp卷土重来,撒贝宁看着自己的爱人何炅和小朋友王嘉尔在节目里甜得齁人。严格来说,何炅是他的前爱人。
  撒贝宁生活中其实一改往日大众面前的耍宝形象,倒是常常一句话也不说,捧着一本法书坐一下午。此刻他也没说话,也没人再陪他说话了。他倒是挺想吃吃醋的,但他有什么资格吃醋?以什么身份?
  又是一杯酒入喉,白酒。那人一直不让他喝白酒,平常约会也只喝些啤酒红酒,说他胃不好,撒贝宁心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胃不好呢?但还是乖乖听话。现在...也没人管束了。
   都说喜欢一个人就像喝酒,往往是潜移默化。撒贝宁觉得这话挺有道理,还摘抄过给何炅。何炅总是夸他的字体苍劲有力,撒贝宁也就乐呵地多写些。
   那...你们何尔萌,是什么时候开始潜移默化的呢...?是拜托了冰箱,还是透鲜滴星期天?
  撒贝宁想把酒问问青天。
  
  3.
  撒贝宁和何炅算是彻底断了,在撒贝宁似醉非醉的昨晚何炅就已经清空了他的联系方式。何炅何不是伤痛的呢?他也是颤抖着双手,点击了红色刺眼的“删除好友”。这么长久的感情,就这么断了,不过藕断丝连在这段感情里是不存在的,因为两人都是理性大于感性的角色,说断,就断。
   但是何炅有王嘉尔安慰。录节目时王嘉尔倒是机灵,敏锐发现何炅情绪不太对,多争取了些休息时间。录制时何炅许多话有纰漏,王嘉尔也多帮何炅打圆场。何炅感激地看着这个弟弟——真的是...长大了啊。
   录完节目大家照旧聚餐,王嘉尔找个理由推辞开,邀请何炅单独出去吃饭,何炅原不想答应,但一想到自己和撒贝宁分开就是因为王嘉尔,便赌气地答应了邀约。
  “何哥哥今天你是怎么了?”王嘉尔说话总是直来直去,坐下就开门见山地问何炅。
  “嗯...哥没事。”何炅摇了摇头强行扯出一个笑容。
  “哥你这样难看死啦。”王嘉尔说。似是想到什么,连忙又摆摆手说道:“哥我没有损你的意思喔!”
   何炅被逗乐了,笑得好看。王嘉尔心里清楚,之前录节目的时候就他就看出来了,那个叫撒贝宁的哥哥和他的何哥哥关系不一般,如今何炅这样应该也是因为撒贝宁吧。
  王嘉尔很清楚自己对何炅抱以的感情,估摸着何炅和撒贝宁应该是分开了,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道:“何哥哥,我喜欢你。不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喔,是爱人的那种喜欢。哥现在应该很震惊,但哥听我说完。哥现在这样应该是和撒哥分开了吧,我也不是要趁火打劫,只是我想陪在哥身边,陪哥度过这段艰难的时间,然后再等哥也慢慢喜欢上我。”
  “哥,在一起吧。”王嘉尔顿了顿,瞪大一双眼睛真挚地看着何炅。
  何炅的确是被吓了一跳,他没说话,就这么安静了十来秒。王嘉尔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十秒钟也过得如此煎熬。过了良久何炅才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  还是小孩子,情绪也还溢于情表,王嘉尔笑得开怀,起身就给何炅一个大大的熊抱:“现在哥属于我了!”何炅没由来的慌了慌,但没敢动弹,就这样任由他抱着,还反手拍了拍小孩儿的背。
   何尔萌cp,正式成立。
  
  4.
  何炅和王嘉尔在一起之后,王嘉尔倒是时不时会制造些小惊喜,让何炅觉得心里挺暖和。从前撒贝宁从不会弄这些外在的东西,何炅也习惯了。现在有了倒也不赖。
  但是每晚何炅疲惫地回到家里,王嘉尔总是在韩国不能回家。何炅知道王嘉尔忙,他不该奢求什么。到家时,没有那杯热茶,没有留的那盏灯,没有在房间里看法书的男人,他却总感觉缺了什么。
  某天晚上何炅回到家,王嘉尔出奇地在家里,但已是睡着的状态了。何炅看着小孩儿疲惫的睡颜,觉得自己有些残忍。小孩儿好不容易来中国活动一次,能够回家睡觉了,他还想奢求王嘉尔陪他聊聊天。
  何炅真的放不下撒贝宁,他很想接受王嘉尔,但如今这个局面和状态都不是他想要的爱情。他需要王嘉尔的开导和安慰才能从上一段恋情中走出来,可是他和王嘉尔的交流太少了。
  这是压垮何炅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   第二天早上王嘉尔刚醒来,就看见身旁的何炅靠着床头坐着,静静地看着他。王嘉尔想扑上去撒撒娇,何炅不动声色地朝一旁挪了挪。王嘉尔意识到出事了,立马清醒过来,抿了抿嘴唇问:“何哥哥,怎么了?”
  何炅平静地开口:“嘉尔,咱们不合适,分开吧。”
  王嘉尔一个激灵爬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何炅,想要说些什么却半天没蹦出一个字。何炅摇了摇头,继续说:“嘉尔,这样我们都太累了,不如各自安好。”
  王嘉尔一双大眼睛似是蒙上了些水雾,没吭声,换好了衣服,洗漱好后把钥匙取下放在床头,说:“哥再见。”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。
  何炅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。
  
  5.
  何炅太想撒贝宁了,想念折磨得他快要疯狂。两个孤傲的灵魂碰撞,会疯狂相爱,分开后也会老死不相往来,能够重新在一起的可谓少之又少。 可何炅不敢去找撒贝宁复合,他骄傲的心不允许他放下自尊这样做。
  撒贝宁零零碎碎听到些传闻,何炅和王嘉尔在一起,何炅和王嘉尔分开。分分离离,撒贝宁了然于心。只是他不想去找何炅,他知道两人都放不下,他要等何炅来认错。
  就这样又耗了两个星期,两人都不去找对方。 撒贝宁觉得自己要用些手段逼何炅来找他了。
  撒贝宁新接档的网络综艺搭档MC又有王鸥——在撒贝宁看来这是个不错的机会。之前明星大侦探时期两人cp也炒的沸沸扬扬,如今“再续前缘”热度肯定不减。王鸥公司也欣然应允,于是“撒鸥cp”又活跃在了网络标题上。
  节目一播出,何炅就每晚泡在酒吧里了。他很想去扯着撒贝宁领子问他怎么回事,但又是那该死的自尊作祟,终是没有去解开这误会。
  又这样耗了很久,两人已分开整整一个月。
  
  6.
  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何炅家里出事。何炅的父母因一点事吵了起来,母亲一气之下拿着包就摔门走了,父亲一开始也没在意,但母亲一直不回来,也联系不上,父亲着急地找了很久没找到,这才联系何炅想办法。
  何炅一直打母亲的电话但是无人接听,想去母亲常去的地方找找可父亲说之前去过没找到。何炅这会儿真的慌了,他胡乱捧了两捧水浇脸上,双手撑在洗脸台上有些无措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——脸色苍白,头发因很久没打理乱得如鸡窝,嘴唇已有些开裂。这么想来,他这几天的确是没有好好喝水了。嗓子必定也是沙哑的了,但他并不想开口说话。这些天的工作大都推掉了,这么颓丧的样子他不想让撒贝宁看到。
  然而撒贝宁还是看到了。母亲出走后的第三天,家里没有纸巾了,何炅这才不情不愿地打理自己,收拾干净出门去超市。这边,撒贝宁录制完了最后一期节目,思量着叫上几个固定MC一起去他家里做个饭,和王鸥一起去超市购置食材。
  于是两人就这样遇上了。王鸥见了何炅倒是愉悦地同他打招呼,撒贝宁却有些局促:“那个...小鸥你先去挑东西,我和何老师有两句话想说。”王鸥没多想,顺手接过购物车就转身离开了。
  何炅看着两人顺理成章的默契动作,低头自嘲地笑笑,心说两人怕是要成,就想转身离开,撒贝宁见了连忙拉住他:“何老师,别急着走啊,还有话想和你说呢。”
  “我俩没什么好说的。”何炅刻意压低声线冷冷开口,努力克制让声音不颤抖,“你放手。”
  撒贝宁这会儿倒是看出何炅的不对劲了,蹙眉正色看向何炅,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?以你的性格...和王嘉尔分开应该打击不会这么大吧?出什么事了?”
  何炅心下一惊——他怎么知道自己和王嘉尔在一起?但这几日带给来何炅的压力太大,不容许他再去思考这些。他突然忆起了从前与撒贝宁在一起的日子,他从未那般轻松过,所有的压力似乎一直都是撒贝宁替他扛着。这么一想,几日以来的委屈便决了堤。可他是何炅, 再低落的情绪也能隐藏于心的人,只是抿了抿下唇不说话。
  何炅默不作声,撒贝宁也不去强求,静静等待何炅开口。一时两人都不说话,空气中似乎有些尴尬。何炅终是忍不住了,抬头直视撒贝宁的眼睛:“我妈离家出走了,找了很久没找到。” 他相信撒贝宁能帮他,不凭什么,就凭他是撒贝宁。
  撒贝宁眉宇间皱纹更甚,他想问问有没有去过母亲常去的地方,刚想开口却又咽下——何炅这么聪明的人,定然已是没辙才会找他。撒贝宁沉默片刻,说:“你别急,回家好好吃饭,我帮你找。”
  何炅重重点了点头,去了收银台。 他相信撒贝宁,至死也相信。
  
  7.
  过了两天,撒贝宁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,告诉何炅他的母亲已经找到,在外地游玩。
  何炅听着电话那头的声线依旧平稳,忍了数天的眼泪终于掉落下来,他想挂掉电话,沉默很久的电话那头却突然又开口:“开门,我在你家门口。”
   何炅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给撒贝宁开了门。门刚打开,何炅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住,投入了温暖而熟悉的怀抱:“我联系了在警局的朋友,查了你母亲出走那天的火车和飞机乘客,发现飞往三亚的一次航班有你母亲的乘坐记录。”
  何炅默默听着,任由撒贝宁抱了一会儿,忽地想起什么又一把将撒贝宁推开。撒贝宁有些懵地瞪大了眼睛,何炅顿了顿才淡淡开口:“让小鸥知道就不好了。”
  撒贝宁愣怔几秒才反应过来,合着这人是真相信自己和王鸥在一块了,眉眼弯弯乐得开:“我和她什么事儿都没,就刺激刺激你,你还真上当了。”撒贝宁笑出了声,“老狐狸何炅啊,算是栽在我这只柯基手里了。”
   何炅这会儿也乐呵了,给撒贝宁一个大大的拥抱将他迎进家里。何炅给母亲发短信让母亲玩够了就回来,又给父亲打了电话让他老人家安心。
  撒贝宁看着何炅忙活,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——这就是他此生挚爱的人啊,做什么事都总是滴水不漏。
  
   8.
  两个孤傲的灵魂碰撞,会疯狂相爱,分开后也会老死不相往来,能够重新在一起的可谓少之又少。
  而撒贝宁和何炅,就是这少之又少中的一部分。

【双北】《孔雀东南飞》by:子佩

#ooc预警!!!
#撒参谋x何二月
#BE

        1.
   “一个虎度门,台前台后,两个天地又是一个世界。”
  戏台上,一身娇黄戏服的何二月正踩着锣鼓点,舞着水袖,唱着戏。
  二月是这京城里的京剧名角,今日唱的又是不可多得的《孔雀东南飞》,台下自然人头攒动,议论声与喝彩声比比皆是。
  正中那个位置坐着在京城有权有势的撒参谋。参谋此刻一手托着茶杯底,一手拿着杯盖轻轻将茶叶撇到一边,小啜一口。 梨园的这龙井茶不错。
   这《孔雀东南飞》是好戏,台上孤身一人独唱的刘兰芝,更让剧情添了几分哀愁。
  我的焦仲卿,你在哪?
  
  2.
  曲终了,二月拂袖而去。
  后台,何二月正卸着妆,撒参谋掀帘而入。
  “擅自闯入这梨园后台,冒昧了。不知,何老板可否愿意和撒某到府上一叙?” 撒参谋看着那个瘦削的背影,轻轻开口说道。
  何二月并未回头,只是了停下手上动作,答:“撒参谋还是请回吧,何某一向不应邀,见谅。”
  撒参谋早就料到了那人会回绝,没有转身离开,而是轻唱了句焦仲卿的词:“今日孔雀东南飞,死后孔雀共双栖。”
  何二月这才转过身来,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位腰缠万贯的参谋, 只听说这位参谋深得民心,不曾听说这位参谋唱功一流。“参谋请先行,何某随后便到。” 何二月对撒参谋说。
  
  3.
  这晚,二月与参谋在撒府相谈甚欢。
  不知有几两醉逍遥已下肚,不知有几分情愫已萌芽。
  撒参谋对于京剧独到的见解令何二月耳目一新,在撒参谋发表他的观点时,何二月总是嘴角带着笑意,双眸注视着撒参谋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。
  撒参谋也不曾想过,何二月是一个名角,一个京城著名花旦,一个风华正茂的戏子,却心系国家,念着百姓,盼着天下太平。
  
  4.
  这晚,何府仅有的几个管家和仆人没有等候二月回府,而是早早地睡下了。 撒府外候着的车夫也已被参谋遣走。
  不知是谁先凑近了谁的脸庞,不知是谁吻上了谁的唇,不知是谁进入了谁的房,不知是谁褪下了谁的衣裳
  一阵翻云覆雨,耳鬓厮磨。白色的床单被白皙的手揉皱,还沾染上了些许汗水与体液。
  参谋双手环着二月,二月蜷着缩在参谋怀里。
  这一夜,参谋的持续了几月的失眠竟终止了,怀中人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让人安心。
  
  5.
  第二日清晨,公鸡“喔喔”地叫明了。
  撒参谋睡得很熟,或许是缘于许久没有这般舒适的睡眠了。
  何二月惊醒,挣脱撒参谋的怀抱,套上衣服便逃也似地离开了撒府。平日里一向注重形象的他今日却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了何府门口。
  管家见了,连忙将何二月请入府内,沐了浴也梳了妆,那个容光焕发的何二月才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,只是眼神中多了几分黯淡。
   撒参谋醒来时,身旁已空无一人,撒参谋苦涩地笑笑:“你多残忍啊,连一点余温都不留给我。”
  
  6.
  打那日以后,撒参谋不再去梨园听戏。 既然二月要躲,那自己也便不去打扰他了罢。
  何二月近几日来是处在矛盾中的。他既期望着在唱戏时台下有那一双坚定的眸,有那一个眉眼含笑的人。但他又恐惧着与撒参谋相遇时的情景。
  这几日梨园来了个戏子,也唱京剧,与何二月搭着唱戏。从此刘兰芝有了她的焦仲卿,但这个焦仲卿,没有那参谋的板眼,没有那参谋的风韵。
  撒参谋听闻二月有了搭档,只是在深夜坐在院中,举杯对着那月,苦涩地喃喃:“你...终于有了自己的...焦仲卿...”
  
  7.
  战争爆发得突然,身为参谋,撒参谋定然是上了战场。
  举国上下百姓都忙着逃命,何二月在管家的劝说下,终究离开了京城。
  整整一个月,何二月心中都在牵挂着百姓与国家。而心尖上,是那夜,月光下高谈阔论的撒参谋。
  一个月后,何二月不顾旁人阻拦,毅然回了京城。
  
  8.
  入京城,何二月便听闻了噩耗——撒参谋战死在了沙场上,他带领的一队兵中了敌军的埋伏。战友找了很久,只找到撒参谋的那顶军帽。
  那日京城下起了大雨。
  何二月无力地站在雨中,雨顺着他的发梢落在青石地上。 二月的手无力地垂着,脸庞上,冰凉的是雨,滚烫的是泪。
  何二月去了撒府,撒府的管家看清来人后将二月邀入府中,领着他来到了参谋的书房。
  那顶帽子,静静地立在桌上,笔挺得如他的主人。
  管家递给二月一封信。
  「二月:
  见字如晤。
 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怕是已离开人世。 不知你会不会为了我的离世而悲伤,如果没有,那便是我自作动情了。
  你的戏是我在世时唯一的执念,未能在临走前听你唱一曲《贵妃醉酒》实属可惜。听闻来了个戏子,与你一齐唱那首《孔雀东南飞》,挺好的,你也不用再听我这个外行人士唱那几句焦仲卿。
  那夜的事,是我对不起你。 你不想见我,现在我走了,也合了你的心意罢。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撒参谋」
  抑制不住的泪,大颗大颗落下。
  “人去楼空空寂寂,往日恩情情切切。”

【双北】《若有来生》by:子佩

#ooc预警!!!
#撒班主x何二月
#BE

  “别总是来日方长,这世上挥手之间,便是人走茶凉。 ​​​”
  
   世人皆知,这何老板的京剧,是京城里最妙,一板一眼和身段嗓音皆是绝佳。
  无人知晓,这何老板其实昆曲最好,师出撒班主。
  
  撒班主在看到何二月的第一眼,便知道自己这一生都逃不脱这个孩子了。
  一声声“师父”是刻在心上的。
   二月聪慧得很,别人需两个星期才能学会的,小二月几日就会,还演得像模像样。
  撒班主越发喜欢了。
  
  一曲尽然众生醉。二月是野马,是想要自己闯出一片天地的。
  昆曲的咿咿呀呀已经不能满足大众的需求,豪放大气的京剧才是众生常谈。
  那日的二月的决绝与背影。 永远留在班主的脑海中。
  
  京城里发生了命案。
  撒班主被叫到了现场。不经意的一瞥,看到的是那双永生难忘的眸子。
  “没想到今日,居然在这样的情景下与你重逢。”撒班主摘下他的金丝眼镜。
  “真是造化弄人呐…”
  
  几年前的那个夜晚,究竟是谁犯了错,说不清楚。
  只记得 那夜,撒班主拾到了二月的手帕。“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二月”这几个字醒目得很。
  撒班主自然知晓,这情,是对谁的情。
  撒班主买了几壶酒。
  喝了这壶酒就放下他吧。班主这样想着。
  
  酒已下肚。
  班主起身出院,到了那片与二月第一次见面的花田。
  班主朝着花田中央那棵桃树踱步而去。
  离树还有几寸,班主看见了树下那个身影。
  
  班主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画面。
  二月似乎也饮了酒,不胜酒量的他此刻靠着树坐着,手扯着领口不停往外拉,头微微抬起,微闭着眼,喉结上下滚动着。
  酒精真是个美妙的东西。
  不知是谁拉过了谁,谁褪去了谁的衣服,谁吻了谁。
  
  班主进入二月的那一瞬间,班主就知道,自己与二月之间,不再是师徒,也不可能再是师徒。
  二月面色潮红地趴在树干上,感受着身后那人的撞击,放开了声音叫着。
  那是班主听到过最好听的声音。
  
     那夜之后,二月就决绝地离去,班主静静地看着。
  今日的重逢,确是造化弄人。
  二月问班主:“撒班主,近年来可安好?” 他笑着,可班主却不觉得他是喜悦的。
  班主叹了口气:“我没有办法挣脱这个时代的束缚。”
  二月摇了摇头,不再看他。
  
   良久,班主才肯开口:“二月,为师想与你再唱一曲《游园惊梦》,可愿?”
  
  “别再叫我二月,你早已不是我师父。”
  “我不是当年的我,你亦不是当年的你。”
   最终,二月还是点了头。
  
  何老板与撒班主绝唱《游园惊梦》。
  绝唱。
  
  曲终人散,从此,无人知晓那曾经名震四方的撒班主去了哪里。
  也无人知晓,何老板为何不再唱京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一个看完剧场版之后的脑洞,所以和正片不符请见谅。
太太好多啊…都不敢发了…

【双北】《明月别枝惊鹊》by:子佩

#ooc预警!
#双北 撒何
#BE

一辆白色的北京现代SUV出现在了湖南广播电视台门口。
车内的男子身着黑色T-shirt,破洞牛仔裤,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。

撒贝宁掏出手机,思量片刻还是给何炅打了过去。响了好几声都无人应答。撒贝宁正欲挂掉,手机一震——接通了。
“喂炅..何老师,干嘛呢?”撒贝宁先开了口。
电话那头沉默片刻,礼貌地答到:“刚录完节目,怎么了?”
“啊..你果然录完节目了。何老师,去看电影么,生化危机,我请。”

何炅站在落地窗前,凝视着楼下大门口那辆汽车,那人一定是期待的表情吧。他还是不忍地答应了:“行..什么时候?”
撒贝宁一个激灵,头差点撞到车顶:“就现在吧,我在广电门口,你收拾好东西就下来..”
撒贝宁停了一会儿,又说道:“我等你。”

何炅戴上墨镜口罩,下了楼。到了车前,何炅拉开副驾驶车门,跨入。
撒贝宁偏头看了看何炅:“何老师捂这么严实干嘛,又不是出去约会。”
何炅没答,心想:你不就是想着去约会。

这是两人分手后第一次一起出去。
到达电影院,撒贝宁停好车,一点也不避嫌地拉着何炅就去坐电梯。所幸的是电梯里没有其他乘客。

撒贝宁摘下墨镜对着收银台的小姑娘一笑,开口:“最近一场生化危机还有座位吗?”
何炅在旁边鄙夷:这人怎么还是走到哪儿撩到哪儿..
小姑娘懵了一下,只觉得眼前人眼熟,还是本着工作最重要的心和撒贝宁说:“只有一二排有空座了,可以吗?”
撒贝宁犯愁地皱了皱眉,自己早该订票的。他想了会儿,还是答应了:“那就二排六号和七号,谢谢。”说着撒贝宁掏出了钱。
何炅忍不住开口了:“撒老师您这不玩提前订票的啊?”
撒贝宁尴尬地笑笑:“忙..。”

这下小姑娘可是听出来了,她激动地指着何炅:“您..您就是何老师吧?”
何炅撇了撇嘴:就不应该说话的..
小姑娘转念一想:“撒老师..撒老师..您是撒贝宁吗?”她小心翼翼地看向撒贝宁。
撒贝宁笑笑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嘘...不要声张噢。”
说完撒贝宁便取了票带何炅走开了。

“何老师要不要吃爆米花之类的...?”撒贝宁问。
“你一个主持人还不知道要保护嗓子吗。”何炅无奈地回答。
撒贝宁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:“噢...”
何炅不禁笑了,抬手揉了揉撒贝宁的头发。

这些举动都被小姑娘拍了下来,随即就上传到了网上。
微博上的双北粉丝们沸腾了。

撒贝宁贴心地验了票拿了眼镜,拉着何炅入场找座位。
坐定后的两人有点尴尬,无话可聊,而大屏幕上还在播广告。
“何老师..要不咱把手机开静音?”
“好。”
两人手脚麻利地拿出手机关闭声音。

电影终于开始了。
女主来到河边喝水。“吼....!!”水中突然冒出丧尸。
第一次坐那么前排的何炅被吓了一大跳,闭上眼睛侧身朝撒贝宁靠了靠,待了一会儿才敢睁眼小声说:“哎哟我去..吓死我了。”
一旁的撒贝宁虽也被吓到,但只是感叹了下坐在前排的立体效果真是棒呆。察觉到何炅的举动,撒贝宁笑了——一个丧尸把何炅的东北腔都给炸出来了。

女主解决掉了那个丧尸,在一栋黑暗的房子里小心地行走着。“咚咚”两个重鼓点,另一个丧尸突然冒出来。
何炅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吓到了,他偏头向撒贝宁,闭上了眼睛。
撒贝宁也恰巧在这一瞬偏了偏头。

老天的安排。四片唇相遇了。
何炅触电似的往后缩了缩,撒贝宁的手已经扣上了何炅的脑袋,强行把他又给拉了回来。
撒贝宁加深了这个吻。

何炅反抗无效,干脆放弃了。
撒贝宁肆意侵占着何炅口腔里的每一寸,用力地似乎要把何炅与自己结合为一体。

良久,何炅推了推撒贝宁,撒贝宁这才放开。

撒贝宁坐好,感觉到了液体似乎划过脸颊。
何炅继续看电影。

一个月后,网上才爆出撒贝宁在美国的照片。
又一杯酒进入了何炅的胃中。
“你怎么不和我说那是离别的吻...为什么不告诉我要去美国了...为什么不告诉我要去结婚生子了...”
“我...他妈...算了..”
“撒贝宁你个混蛋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哎哟我去”不是东北话吗。我不知道。
反正我懒癌已经不想改了。
至于第二排接吻会不会被发现这件事...你管他呢,撒老师开心就好。

【双北】《专属》by:子佩

#ooc预警!!!
#撒何
#HE

春日。清晨时鸟儿总是有些欢悦,也许是...早起的鸟儿有虫吃?
撒贝宁被这鸟鸣吵醒了。他双手撑床坐起,挠了挠头发,揉揉眼睛,手脚麻利地起床。

撒贝宁吃过了早餐,还是不打算去触碰手机。前几天何炅发来的消息还历历在目——“撒老师,我们分手吧。”
前些日子是靠工作麻木了自己,一向头脑聪慧过人的撒贝宁,此时此刻却没了辙,难过得像个孩子,海东告诉他今天没有行程。

录制完快乐大本营,何炅照例和快乐家族、嘉宾们一起出去聚餐。提出分手之后,何炅也不好过,又是失眠,眼泪和疲倦陪伴他度过了几个漫长的夜。

“干杯!”众人高呼着举杯。
何炅挂上惯有的笑容,和大家碰了碰杯子——自己的杯子在别人之下一寸。基本的餐桌礼仪,何炅在这种情况下也还是不会忘。是啊,他还是那个何炅,时刻都能保持风度和微笑的何炅。

众人开始边吃菜边聊天。何炅闷着头喝酒,他想:之前在横店学会喝酒真是件好事。
一杯,一杯...一旁的维嘉察觉到了,不解地问原因,何炅笑笑,不语。

下午时海东突然打电话过来,给颓然了一天的撒贝宁带来些许精神气——晚上与央广的主持人们有个聚会。

换上一身体面的衣服,撒贝宁下了楼,海东已经在楼下停着车等待了。
“钥匙拿来,我开。”撒贝宁冷漠的语气着实有些吓到了海东,他赶忙把钥匙递给撒贝宁。

撒贝宁上了车,在驾驶座上坐好。海东正要拉开副驾门上车,撒贝宁试着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了一些:“去后座坐吧,驾驶座的右后方比较安全。”
海东无语:不就是因为那是您家何老师的专属座位么...秀恩爱分得快啊撒老师...
当然,亲爱的经海东还不知道他家主子现在处于失恋期。

到达饭店。

停好了车,撒贝宁正低着头往包间走去。忽地,耳边响起了谢娜等人的声音。直觉让撒贝宁认为这不是幻觉,他停下脚步,稍稍向后偏头对海东说:“帮我去查查那间包间里面是什么人。”
海东自然也听到了那声音,连忙去前台,几转周折查到了——隔壁包间是何炅等人所在。

撒贝宁果断地让海东去隔壁推掉了央广的聚会,近乎粗暴地打开何炅所在的包间门。包间内的众人面面相觑。

撒贝宁直接冲到闷头喝酒的何炅身边,拽着他的手就往外走。包间内的众人也只当是小情侣的秀恩爱日常,打了招呼,开几个玩笑,继续聊自己的。
撒贝宁微微点头示意,走出了包间。

何炅自然清楚来人是谁,低着头一言不发跟着撒贝宁走。一路走到了停车场。

撒贝宁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示意何炅进入,自己则坐在驾驶座上。

沉默,无边的沉默。

何炅忍不住开了口:“我已经说过分手了,你不觉得这样很死缠烂打么。”
撒贝宁不禁逼问起来:“给我一个理由啊?为什么?我哪里做得不够好?你告诉我啊!”

何炅正欲开口,撒贝宁侧身,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其下巴并微微抬起,俯身便吻了上去。
何炅愣了愣,随即用手努力推开撒贝宁,撒贝宁一把握住何炅的双手,闭上眼继续加长这个吻。

直到撒贝宁感觉尽兴,他才松开了何炅。何炅深呼吸了一口调节气息。
“你知道吗,你不在的这几日,副驾驶这个位置我一直给你留着,任何人都不许上来,任何人都没有...这个位置,是你的专属...而你,从前是我的专属...”撒贝宁喃喃道。

这一刹那,何炅的所有防备,所有盔甲,在此刻通通卸下,眼泪似决了堤。他身体往前倾,手肘杵在大腿上,双手捂住脸,无助的泪珠掉落在脚踏垫上。

撒贝宁看到自家的人儿哭了忽地有些手足无措,只得拍了拍何炅的后背,轻轻说:

“我的炅炅老师啊...褪尽风华,我依然在彼岸等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反正文笔渣...。
就是想祝双北情人节快乐。
我不知道经纪人是男是女...我也不知道撒老师有没有经纪人...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...
这次只有一个错别字!值得鼓励!